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

楂山

首页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自带锦鲤穿六零 豪门蜜爱:总裁智商超感人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她病得不轻 撩你上瘾:国民男神你别跑 盛世宠爱:叶少的双面娇妻 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 网恋对象是我死对头 野性小叔,别乱来!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 楂山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全文阅读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txt下载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五十五章.番外篇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陆白慕X沈许驰

沈许驰五岁的时候, 被陆白慕从沙发上揍到了地上,门牙磕碎了半块。

身下是柔软的地毯, 但沈许驰却哇哇大哭,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要顶着半颗门牙见人,好在后来没过多久, 他开始换牙,这下他才重新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这是他从小到大唯一一次痛哭流涕。

自从这之后,沈许驰就对父母朋友家那个叫陆白慕的小孩讨厌到了极致。

跟沈季的性格很像, 沈许驰从小闷不吭声,又特爱装深沉,加上颜值随了父母, 所有人对他都宠爱至极。

除了那个叫陆白慕的, 有什么没事就给他起外号。

什么沈大头,沈大个, 就没有不难听的。

幼儿园他和陆白慕一起去的, 因为两家的大人是好友,所以干脆叫幼儿园都选在了同一个地方。

陆白慕个头没他大, 头发剪着很短。

沈许驰想, 如果不是自己性格好, 肯定要欺负她八百回, 把她揍的老老实实,不敢再来招惹自己。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喜欢和陆白慕一起玩, 于是很快, 她就成了孩子王, 不是每天替天行道,就是除暴安良的。

因为成了孩子王,她就没时间招惹沈许驰。

这段时间是沈许驰过的最轻松的一段时间,可惜时间很短,他就和陆白慕一起上了小学。

上了小学的陆白慕和在幼儿园没什么区别,除了更加的仗义之外,她的成绩也是一落千丈,几乎是班级里老师们谈论起来就会头疼的对象,为此林柔语没少教育她,最后实在没办法,觉得陆白慕实在不是学习的料子。

当时沈许驰一直没把陆白慕当成自己的朋友看待。

偶然有一次,沈许驰听到阿姨林柔语一把鼻涕,一包眼泪地说,要把陆白慕送去学跆拳道之类的补习班,很舍不得陆白慕。

当时他心底还有丝丝窃喜,这个烦人的小孩终于要从他生活里消失。

结果原来报的是本地的补习班,就每周六周日上课。

而且这下,陆白慕不仅没在他生活里消失,反而因为学了几招招式就跑到他面前耀武扬威。

动不动就攥起来她馒头大小的粉拳挥舞着,真的是没有一点女孩子家家的样子。

沈许驰气的跑到许忆面前告状,这也是他从小到大唯一一次向家长告状,还是因为陆白慕。

“她是妹妹呀,你是哥哥要知道带着她玩,要保护她。”许忆声音很温柔,当时她正怀着第二胎的身孕。

沈许驰很不甘心,他偏过头觉得自己为什么这么委屈倒霉:“她哪里是个妹妹,明明是个臭小子。”

就连名字听着也像是男生。

陆白慕认识到自己是个女孩这件事,是她到了初中以后,每天都偷偷用林柔语的化妆品往自己脸上东擦西摸。

“许驰哥哥,你觉得我好看吗?”陆白慕娇声娇气地说道,但顶着一头和男生一样短的头发,化着一张像是掉进面粉堆里的脸,和鲜艳如血的红唇,偏偏一双漂亮的眼睛上涂抹了一层似蓝非蓝,偏紫不紫的眼影。

漂亮秀气的五官全被乱七八糟的化妆品遮盖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沈许驰捂住嘴巴,“噗嗤。”

陆白慕:“......你在噗嗤什么?”

“是我不好看?还是我没有女人味儿?”

沈许驰眼眸微抬:“都是。”

陆白慕:“靠,沈许驰你找死是不是?”

沈许驰懒懒地抬手揣进裤兜里:“暴露了吧。”

陆白慕一捂嘴巴:“我收回。”

初中的沈许驰已经出落的很清隽,白白嫩嫩的皮肤就算是军训都晒不黑,个头也是一下子就窜起来,在班级里是属于第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加上不同于同龄人年轻气盛的浮躁,深沉让沈许驰在同龄人里更加的突出。

和普通的孩子一看就不一样。

眉眼精致漂亮,肩膀又瘦削,看起来就是个干净的少年,追他的女生渐渐多了起来,每天早上,他课桌里的情书都可以拼成一块地图。

所有人都以为沈许驰听话乖巧,但只有陆白慕知道,这个人私底下说话特别犀利,嘴巴毒,哪有看起来那么乖巧,分明是在蒙蔽其他人。

因为沈许驰说她长得不好看,这件事被陆白慕听进了心里,她觉得自己受了伤,所以把这笔账都算在了沈许驰的头上。到了初中的陆白慕非但没有和沈许驰一样清瘦下来,反而有些圆润。

为此,陆白慕很伤心。

青春期懵懂的小姑娘,已经知道什么是好看,什么是不好看。比如像沈许驰那样又瘦又高就是好看,像她自己这样又矮又圆就是不好看。

那时候,班级流行班花和班草之类的。

沈季自然是大家心目中属意的班草,至于班花,是班级里一个很漂亮高挑的女生。

身材和颜值都是陆白慕羡慕的。

也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陆白慕觉得大家都被沈许驰的外表蒙骗,于是决心拆穿他。

怎么让一个看起来听话的孩子暴露本性呢,当时只有十三岁的陆白慕真是想破了脑袋。

整整三天,她终于想出来一个自认为天下无双的绝世妙计。

她要把沈许驰骗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让沈许驰说出来班花的坏话,这样大家肯定就不喜欢他了。

计划是很完美,结果沈许驰不仅没理会她,反而她已经提前把话放出去,说自己肯定能单独约到他。

就这么,因为说大话成为了全班同学的笑柄。

回家的路上,陆白慕被同班的两个男生嘲笑了一路,气的她直哭。

那天是夏天的夜晚,她坐在路边埋头哭。

刚刚还在出言嘲讽和做鬼脸的男生突然没了声音,她从胳膊里抬起头来,看到了一道身影。

沈许驰疏疏朗朗地站在她面前,逆着光,他眉眼清秀,鼻梁高挺,薄唇轻轻地抿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这一瞬间,陆白慕好像突然get到了沈许驰的颜。

“哭了?”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眼底带着少年特有的稚嫩和青涩。

陆白慕听到他这句话,才像是缓过神来,她立刻转过身去,避开和他的视线,嘴里逞强:“没有。”

“还不承认。”沈许驰笑出声,他声音微微有些哑,“因为我没应约,就哭了吗?”

但陆白慕却觉得格外好听:“才不是,是他们几个人笑我。”

沈许驰蹲了下来,看着她:“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吗?打回来。”

陆白慕磕磕巴巴地说:“我才不是。”

“我改行做淑女了。”

沈许驰被她逗笑,“噗嗤。”

陆白慕困惑:“哪里好笑了!!”

“先起来吧,我带你回家。”他说。

那天放学回去,是沈许驰和陆白慕第一次一起回家。

因为从小到大的性格不对头,两个人虽然是青梅竹马,但关系可从来都不怎么样。

一路上,因为有沈许驰的陪伴,陆白慕开心了很多,没一会儿脸上的泪就干了,说话也手舞足蹈的。

沈许驰笑她:“你是猴子变的吗?”

现在长大了的陆白慕有了羞耻心,她立刻收敛了动作:“才不是,我是淑女。”

沈许驰表示很怀疑地摇头。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隔着一条街,周围的别墅区道路很宽敞。

陆白慕说:“谢谢你今天送我回家。”

沈许驰没说话,反而是眯着眼睛。

他没说,其实他第一次看到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的陆白慕能哭的那么伤心。

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有些自责,她约自己的时候,他就应该过去。

自从这次事件之后,陆白慕和沈许驰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起码不像是之前那样欢喜冤家似的。

偶尔一起放学回家的时候,陆白慕还会喊着沈许驰,如果他不留在班级里做作业,就一起回去。

到了中考的时候,陆白慕成绩不好,那段时间她超级焦虑。

沈许驰成绩好,沈季和许忆也打算把他送到市里的最好的高中。

因为是最好的高中,所以成绩卡的很严格,不是花钱就能读的。

于是上了高中以后,是沈许驰和陆白慕第一次分开,从小到大。

沈许驰的高中是寄宿的学校,平时除了寒暑假和周六日以外,学生根本不允许私自外出。

陆白慕听从了林柔语的建议,去学了跆拳道,从高中开始就各个地方去参加比赛,正常的文化课只能靠着补课来进行,她是打算报考体育学院的,所以文化课也不能落下。

直到放假的时候,两个人才能见面一次。

暑假的时候,林柔语和陆林灏要出国去办事,就把陆白慕扔在了沈季家里照看几天。

因为当时沈许驰还没放假,所以陆白慕暂时住在了他房间旁边的客房里。

十七岁的年纪,陆白慕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出落标致不说,个头越发高挑,身材纤瘦。

小时候的圆润全都消失不见,一张瓜子脸十分娇俏,杏眸漂亮,笑起来的时候会微微弯起来。

她现在已经拿了很多国内的大赛的第一名,在跆拳道这个圈子里还是比较出名的。

性格和初中的时候也变了很多,连许忆都说,慕慕现在沉稳安静了呢。

在沈季家里住了几天,但因为沈季生意忙,和许忆也是经常三天看不到人影。

沈许驰放假回来的那天,正好陆白慕在院子里洗头,烧好的热水刚倒进盆里,突然出现的脚步声吓了她一大跳,手一抖,盆里的水就洒在了她的腿上,地面很快湿了一片。

大概有几个月没见面,沈许驰一怔:“你放假了。”

他用的是陈述句。

陆白慕头上还有白色的泡沫,她特别拘谨地站在了原地:“是,是啊。”

“怎么不在浴室里洗?”

“水龙头坏了,我就烧了点水出来。”她说。

干巴巴的对话,两个人视线相触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许驰身上背着黑色的挎包,他穿着校服,黑色的运动校服套在他身上,略显宽大。

陆白慕手背在身后,她食指和中指瞧瞧地磨蹭在一起:“你放假了吗?”

对方看了她一眼:“不放假,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陆白慕突然一怔,瞬间就没了声音。

她脸颊稍红,十七岁的沈许驰看起来更加的好看,少年的青涩感褪去了不少。

陆白慕还记得他变声期的时候,嗓子哑的像个公鸭,那段时间他都不怎么说话,现在的他说话声音温润好听。

初中的时候陆白慕才有了性别意识,意识到男女之间的差距。现在的她身体已经完全发育,薄薄的无袖运动衬衫套在身上,她肩膀很窄,肩头白皙圆润,脖颈修长。睫毛上挂着水汽,像是鸦羽一般上下忽闪着。

也知道了爱慕和喜欢这个东西。

她对沈许驰,是爱慕的。

但碍于两个人从小到大一直不是很亲近,她便愈发的拘谨。

说起来也是奇怪,小时候那么闹腾的陆白慕,长大以后竟然变得文静。

在跆拳道社团里,陆白慕是一众男生们的女神。

“你是不是快要高考了?”她说,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耳廓后面流了下来,她不得不先冲洗干净。

沈许驰说:“还没,明年。”

他挑了挑眉:“我去帮你修一下房间里的水龙头吧。”

不然现在是夏天,洗澡成了问题就很难受。

陆白慕刚好把盆里的水倒了个干净,闻言点了点头,便跟在沈许驰的身后一同进了房间。

她诧异地看着沈许驰忙上忙下:“你还会修水管吗?”

“嗯?”沈许驰懒懒地说,“不会,但我可以试一下。”

话音刚落,一道水柱就从水龙头里面冲了出来,拍到了在旁边看热闹的陆白慕脸上。

她浑身很快就被水流打湿。

衬衫太薄,很快就印出了胸前淡淡的粉色,她没穿内衣。

沈许驰一顿,连忙向右拧了拧。

递给陆白慕一条毛巾,他撇开头:“你去,换件衣服吧。”

现在的陆白慕已经脸热的像是被红烧了一般。

到晚上,两个人一直也没说话。

许忆看到了两个孩子都回来,还很高兴地拉着他们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沈许驰有个弟弟,还在上初中呢,因为这次学校要补课,所以就没回来。

这个假期,陆白慕就一直待在了沈许驰家里。

原本林柔语和陆林灏说好了一个星期以后就回来,谁知道临近快到的时间,他们又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行程来不及,暂时先不回来。

这天,沈季和许忆不在家。

许忆让两个孩子自己想办法定些外卖回来吃。

于是早上醒过来的陆白慕敲了敲沈许驰的门:“我们吃什么?”

没过多久儿,沈许驰突然打开了门,他眼底还有丝丝困倦:“嗯?你饿了?”

“有点。”陆白慕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阿姨说我们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午餐问题。”

“午餐?”沈许驰一时间还有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陆白慕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钟表:“你看,已经快要十二点半了。”

沈许驰:“……你稍等。”

说完,他关上了门,很快又打开。

他穿了件外套,踩着拖鞋来到了厨房。

“你会做菜吗?”陆白慕很好奇地看着他。

毕竟两个人从高中以后就分开了,初中的时候也没听说沈许驰会做饭呀。

沈许驰说:“有时候我老爸不想做饭,会逼着我去做一顿。”

陆白慕点了点头,沈叔叔宠着许阿姨,她是知道的。

而且自家的老爸也是个疼老婆的。

沈许驰的厨艺跟沈季的没法比,但比外卖也好吃很多。

端着饭碗,陆白慕吃了两大碗白饭。

她说:“你做饭也好好吃啊。”

沈许驰吃了一碗就停了下来,手撑在下巴上,倒是很认真地看着她:“那你也不感谢我?”

“嗯?”陆白慕被他逗得脸一热,连忙说道:“谢谢你,沈许驰。”

“你以前是怎么叫我的,还记得吗?”他不咸不淡地说道,眼眸微抬,噙着几分笑意。

陆白慕困惑地看了他一眼:“就是叫你,沈许驰啊。”

难道一直不都是这么叫的。

沈许驰眉骨微抬:“你以前,不是叫我许驰哥哥么?”

米饭一下子呛住,陆白慕咳嗽了好几声,脸色已经涨得通红。

许驰哥哥是陆白慕小学的时候喜欢这么叫他,后来上了初一的时候还喊一喊,到后来就不怎么叫了。

“沈许驰。”

沈许驰笑:“快点,我等着呢。”

陆白慕艰难地咽下嘴里的饭:“许,许,许驰。”

“哥哥呢?”

“许驰哥哥。”

沈许驰满意地笑笑:“可以,乖,不枉费哥哥疼你。”

脑袋一沉,他手压在了她脑袋上揉了揉,神情自然。

陆白慕突然就沉默了,她不知道沈许驰看没看出来自己的心意,收敛了眼眸,她突然站起来。

“我,我吃好了。”她端着盘子准备去刷。

沈许驰默默地瞥了她的背影一眼。

沈许驰高考那天,陆白慕翘了一场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比赛,偷偷跑到一高的校门口。

她挤在人群里,来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家长。

到了学生考试结束的时间,校门口开始陆陆续续有学生的身影出现,陆白慕探头去看,一时间没找到沈许驰的身影。她刚想凑近一点,就被一个家长突然挤到了后面。

等再次从家长的人群中突出重围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沈许驰,他背着黑色的挎包,正和一个女生一边走路一边说话,两个人看起来有些般配。

陆白慕突然怔在了原地,刚想叫他的话又重新噎进了嗓子里面,她眼眸沉下来。

临走前,她看到沈季送那个女生上了公交。

两个人的关系肯定特别好吧。她想。

暗恋的下场以失败告终,最后陆白慕也没能鼓起勇气和沈许驰告白,因为她很担心,自己如果一旦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是不是就再也不能变成朋友。

高考结束的那天,林柔语问陆白慕为什么不跟着沈许驰一起去参加毕业典礼。

她说自己没什么兴趣。

实际上,她是知道那个女生跟沈季走得近些,不想过去看了难受而已。

那天晚上是陆白慕第一次跑出去跟自己的学弟一起吃饭喝酒的一天,她从小到大喝酒从来不醉。

但那天,醉的稀里糊涂的。

吃完了饭,小学弟没办法将陆白慕送回家,于是就拿了她手机,准备给她朋友打个电话。

通讯录第一个,就是沈许驰。

她加了备注,特意把他放在第一排。

“你好,是陆学姐的朋友吗?”

“对,我是她的学弟,她现在跟我们吃饭喝醉了酒,麻烦你能过来接她一下吗,我们地址是在......”

没过多久,沈许驰打了辆出租车过来。

陆白慕被学弟们扶着交到了沈许驰手里,她脚下一个不稳,身体就向下面坠了下去。沈许驰见状,反应也很快地给她捞起来困在了自己怀里。

“你就是陆学姐的青梅竹马吗!”有人问道。

沈许驰一怔,他刚才在吃的时候接到了陆白慕的电话,一听说她喝多了,他有些不放心。

接下来的毕业活动也不参加,直接打了个车就过来。

“是,怎么?”看到陆白慕喝成了这个样子,而且是跟一帮男生喝的,沈许驰心里竟然有几分不痛快,他语气也跟着不怎么友善。

“经常听陆学姐提起来你。”

沈许驰说:“你们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没有了。”

说完,沈许驰拖着浑身发软的陆白慕去打了辆车。

因为她躺不下去也不是很舒服,沈许驰干脆就把她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划过她的脸,触感温热柔顺。

司机师傅说:“放假了吧,女朋友喝的这么多?”

沈许驰沉默着没说话。

“沈,沈许驰。”

过了会儿,他突然听见她吐字不清晰地说。

沈许驰垂下眼:“喝这么多,还敢叫我名字。”

“呜呜呜,我有点喜欢你怎么办?”

沈许驰刚刚还散漫的动作顿时一僵。

那天回去以后,沈许驰直接把她送到了家里就走了。

第二天陆白慕醒过来,她昨晚喝多了做梦和沈许驰告白,好像还在出租车里,梦境时真时假的,她自己也不记得最后告白的话到底说没说。

本来她想去找沈许驰探探口风,谁知道得到的消息是今天一大早,沈许驰去参加了毕业活动夏令营,出去玩好几天,要过段时间再回来。

陆白慕垂头丧气地离开。

暑假过去以后,陆白慕被一所省外最好的体育学院招收,因为大大小小拿过不少奖,所以也算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物,刚一开学,就被很多人追求。

大二过去以后,陆白慕只是偶尔会想起来,自己好像曾经也是喜欢过沈许驰的。

她把这份喜欢埋的很深,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一个人。

一直到大三她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大四准备毕业的时候,有个高年级的学长对她一直很好,在毕业以后还时常约着陆白慕去吃饭。

开始陆白慕一直拒绝,后来有一天,这个学长说,“你为什么不考虑,和我试一试。”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也未必需要喜欢,比如结婚的时候,合适不合适才是最重要的,”学长说,“我们兴趣爱好很相似,三观也合得来。”

陆白慕想了想,觉得自己是应该跨出这一步。

谈恋爱什么的,高中的时候满心都是沈许驰。

后来到了大学,渐渐地,她好像觉得自己一个人也不错,吃饭生活,没什么事是自己一个人不能做的。

有时候同寝室的女生谈了恋爱,她也会酸柠檬几天,但过了几天,好像也就不是那么想谈恋爱。

不得不承认,学长提出在一起试试的时候,她真的心动了一下,倒也不是因为孤独感或者其他的,而是她单纯想要尝试一下不同的生活。

两个人在一起,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想是这么想的,但第一时间陆白慕没答应。

因为当时的她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

比赛的前一天,连林柔语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过来陪伴她,还有很多同一个社团的学弟学妹们。

当然,还是学弟比较多。

“你就放宽心。”

打赢了这次的比赛,她就拿到了出国比赛的门票。

但很可惜,比赛那天,她惨败。

所有人都安慰她,觉得她已经做到了最好。

但陆白慕还是觉得,她可以更认真的。

晚上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陆白慕偷偷跑回了之前上小学的地方,这里现在已经荒废,学校的地址迁到了市中心,地段一好,学费自然也更贵。

已经不是她从前上过的小学。

坐在路边,陆白慕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被同学气哭的时候,就坐在这里,沈许驰过来安慰她。

那是他们第一次放学一起回家。

夜空的景色很美,这里人迹罕至,她一个人坐在这里也清净,觉得又找回了小时候的感觉。

“这次,受了什么委屈?”

很轻很淡的声音响起来,沈许驰蹲了下来。

她眼眶通红,突然觉得他的姿势和很多年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熟悉。

“没有啊,哪里受委屈。”陆白慕擦了擦眼泪,说道。

沈许驰个头更高了,好像比起高中也更成熟了些,但他眼底似笑非笑的神情,还和很多年前一样。

“比赛输了。”他说,眼眸微垂,遮挡住眼底的情绪。

陆白慕说:“是啊,你要嘲笑我吗?”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

陆白慕一时语塞,干脆来了一句:“反正你就是个大坏蛋,不对,是个大混蛋。”

沈许驰被她逗笑:“那你自己呢。”

陆白慕下意识:“我是个淑女。”

两个人听到这句话,都是一怔。

过了半晌。

他说:“为什么不敢跟我说,你喜欢我?”

这话说完就被风吹散。

陆白慕说:“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沈许驰很坦荡。

陆白慕不信:“骗人,你高中明明就有女朋友。”

“你听谁说的?”沈许驰挑眉。

他从小到大,都没谈过女朋友。

陆白慕:“我亲眼看见的啊,你们高考一起出来,你送她上公交车,从小到大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你这样。”

她越说越没底气。

沈许驰突然说:“我妈没告诉你,那是我堂妹?”

陆白慕:“什么......?”

在确定心意的当晚,陆白慕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暗恋的?

沈许驰说你唯一喝醉的那次,都招了啊。

陆白慕脸一热,那天晚上果然不是在做梦。

后来,陆白慕结婚的时候,那个学长特意过来道喜,她说:“学长,我还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喜欢最重要。”

结婚后,陆白慕曾经问过沈许驰,为什么他喜欢她不早点过来找她,追她。

沈许驰说,因为他想要给陆白慕选择的机会。

在长大一些以后,是不是还喜欢他,没有变过心意。

全文完。

※※※※※※※※※※※※※※※※※※※※

全文完结啦,感谢一路陪伴

下次再见(///▽///)

山楂的预收文《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可怜》,戳专栏可收藏,在存稿中~

高二开学,班级里转来一位残疾少年

少年坐在轮椅上,眼眸却似星辰大海般明亮

温溪偷偷暗恋他,但很快她发现少年几乎不与任何人接触,沉默寡言,孤独到像是海岛的鲸

于是她绞尽脑汁,悄悄地塞给他饼干盒上剪下来的告白卡纸、为他整理课堂笔记、织围脖、手工饼干等等……

尽管这些都是匿名的,但温溪却做的开心

直到高三毕业

温溪鼓起勇气想要去告白,却撞上表白现场,发现她两年来所做的一切,被另一个女生冒名顶替

气不过的温溪跳出来,没想到没解释清楚就算了,还看到少年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

人生第一次,她仓皇逃走

#

大学实习的温溪被一家公司内聘

上班第一天,她手忙脚乱地端咖啡,然后,洒在了公司新上任总裁的衣服上

男人白皙的手指松了松领口,眉骨微抬:“这次闯了祸,还逃么?”

#

蒋辰曾问她,为什么会喜欢当初坐在轮椅上的自己?

温溪笑笑,却没说话。

高二开学前的暑假,她被有暴力倾向的父亲毒打

当时她想,人生好像也就是如此了吧

直到她看到新转来的蒋辰

#人生黑暗,却愿为你负重前行

#大概是男主女主互相救赎的文

#前期女追男,后期追妻火葬场。

谁让辰哥凶溪溪小可爱:)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零一页小说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零一页小说!

喜欢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请大家收藏:(m.lingyiyexs.com)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零一页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沙雕攻他重生了 我真要逆天啦 他与微光皆倾城 前任遍仙界 乡野村民 九垓龙吟 都市之最强修理系统 豪门娇气包只爱学习[穿书] 他们总以为我弱不禁风[穿书] 龙珠之宇宙大主宰 斗罗之雷霆龙神 异界召唤千古人杰 天域丹尊 重生成年代文反派他亲闺女 史上最强侯爷 双面千金:陆少,你老婆超凶! 九转星辰诀 长恨缘歌 医妃惊世 从悲伤逆流成河开始
经典收藏 满级恶女在豪门兴风作浪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六零重组家庭 和影后谈恋爱开始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魔鬼的体温 两个偶遇爱情的新手 重生女配 甜蜜宠爱:萌妻,乖一点 我不是这种秘书! 团宠大佬在线打脸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穿书后我变团宠 小兔子 总有穿越者想得太美[快穿] 欲言又止最动听 盛世甜宠,夫人又上头条了 坠落
最近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自带锦鲤穿六零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总有穿越者想得太美[快穿] 莫太太又去采访了 穿成年代文里的真千金 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影后的嘴开过光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 爱在随遇而安 大庭叶藏的穿越 重生八零成了哥哥们的小福包 我是女炮灰[快穿]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 楂山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txt下载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最新章节 - 拯救校园的偏执少年[穿书]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